'

老板,二两猪肉切丝儿【范二脑洞】

糖蒜少女小欣欣:

 


人家卖肉都送小葱,你送什么啊?


 


送老公。


 


 


1.0


 


王嘉尔是个跟踪狂,偷窥癖,别担心,他至今没做过任何危害社会的事。


 


除了被他跟踪的人有些困扰以外。


 


被他跟踪的人是个肉贩子,每天都在极力忽视那个小尾巴,凌晨五点,他的小货车才到停车场,王嘉尔就到了。


 


收摊以后,王嘉尔果不其然又躲在一辆面包车后面偷拍他。


 


隔壁卖榴莲的段宜恩都看不下去了:“他真的不知道他西装革履的多显眼吗?”


 


肉贩子眼睛眯成一条线,眼皮上并列的两颗痣都能看出来他心情不佳,刺了段宜恩一句:“你一个月卖掉的榴莲还没有你被卖鱼的骗走的多......”


 


段宜恩心里骂了一句mmp,迅速踹了林在范的屁股一脚,然后逃之夭夭。


 


面包车后面的王嘉尔掏出一个小本本,记下:又跟卖榴莲的打情骂俏!


 


写完,小嘴一撅,气鼓鼓地蹬着自行车回家,今天生气了,不跟着他到他家小区门口了!哼!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2.0


 


 


肉贩子有名有姓,林在范三个字在第七区菜市场如雷贯耳,每天打着赤膊穿个黑色皮围裙,挥汗如雨地剁筒子骨,就属他力气最大,刀法最好,肉也新鲜,生意也是最好的。


 


某些卖榴莲的整天酸他,哼,出卖色相!


 


肉贩子邪魅一笑,也不知道上个月是谁交不上水电费,见个女的就喊honey骗人买榴莲。


 


卖榴莲的顺手丢了一个榴莲壳过去,肉贩子轻飘飘地用钢刀把榴莲壳打开,发型都没乱一下。


 


躲在卖鱼的摊子后面的王嘉尔两眼冒火:怎么又跟卖榴莲的卿卿我我!哼!


 


卖鱼的是个一米八几的大高个,也穿了个黑色皮围裙,染了一头桀骜的金毛,尖着嗓子赶人:“走开!走开!你挡着我做生意了!”


 


“那个,老板,你的鱼都在水上飘着呢。”


 


“对啊,它们睡会儿午觉关你什么事!走开走开!”


 


 


 


 


3.0


 


小尾巴跟踪了林在范三个月,终于鼓起了勇气站在林在范的面前,西装革履,大背头,新染的白毛又潮又man,林在范顶了顶腮,嘴里一根草莓牛奶味的棒棒糖嚼得咯咯作响。


 


“你好,我要买肉。”


 


声音沙沙的,故作很礼貌,但是有点嗲,天生爱撒娇的样子。


 


“要什么肉?”


 


“猪肉啊!”


 


卖鱼的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卖榴莲的那里去看戏,掏出一把瓜子跟卖榴莲的嘀咕:“我赌两个榴莲,在范哥肯定会揍他。”


“我跟两个榴莲,在范不会揍他。”卖榴莲的从卖鱼的黑围裙里也掏出一把瓜子磕得巴巴的。


 


“要多少?”林在范看着王嘉尔因为汗湿的发梢,还有泛着水气的脸蛋白皙透粉,压下两股火,状似无意地问道。


 


“二两,麻烦给我切成肉丝儿!”


 


“!”林在范钢刀往案板上一插,冲向下腹的那股火荡然无存,冲向心口的那股火都要冒到脑袋顶了。


 


“对了,老板,能不能送我一把小葱,门口的小崔每次都送我呢!”


 


 


 


4.0


 


林在范没有揍王嘉尔,卖鱼的输给卖榴莲的两个榴莲,所以卖鱼的给了卖榴莲的二百块钱,拿走了两个榴莲,卖榴莲的两个月也没有算清这笔账。


 


王嘉尔每天都来买肉,不多不少,二两肉丝。


 


林在范每天跟门口卖土豆的崔荣宰敲竹杠,弄一把小葱过来,因为某个小尾巴总是嗲着嗓子问他,老板,能不能送我一把小葱啊?


 


卖榴莲的段宜恩每天在那里摇头感叹:色令智昏啊~色令智昏啊~


 


林在范呲了一下嘴,白净的脸上浮着可疑的红晕,仿佛被人说中了心事一样。


 


 


 


5.0


 


 


肉贩子林在范觉得自己恋爱了,小跟踪狂,他的小尾巴每天都要来跟他买肉丝,磨磨蹭蹭好久才走,四舍五入也算是每天约会了。


 


但是久而久之开始不满足,望着他水汪汪的大眼睛就想掐着他脖子把他搂进怀里,望见他白里透粉的脸就想啃一口,望见他红红的嘴唇就想,卧槽,卧槽,老子怎么就硬了!!


 


 


 


王嘉尔觉得自己失恋了,每天都雷打不动去买肉丝,但是那个肉贩子也不见得对他多热情,连个笑脸儿都不给,说话也是有问才有答,更多时候是他自己在叽叽喳喳。


 


想他王嘉尔哪里受过这种委屈啊。


 


“Jackson!明天去菜市场买半个猪头回来!”


 


“我不去!”太丢人了!


 


“你去不去?”朴珍荣举着炒菜的铲子出来,眼睛一瞪,王嘉尔耸着肩膀点了点头。


 


好吧,其实他天天在受这种委屈。


 


 


 


6.0


 


 


“你要什么?”


 


林在范觉得自己可能眼睛花了,耳朵也不好使了,王嘉尔白嫩嫩的小手指指的明明就是二师兄本尊的大脑袋。


 


“我舅舅让我来买猪头。”


王嘉尔的小脸憋得通红,想他一个花样少男很快就要抱着一个猪头招摇过市了。


 


林在范狐疑地看了王嘉尔两眼,从摊子上把那个巨大的二师兄的头颅抱了过来,刚准备上秤。


 


“我要买半个,麻烦老板给我切一下。”


 


话音刚落,林在范把整个猪头都砸了过去,王嘉尔急忙躲了一下,整个猪头都砸进了段宜恩摊位上的榴莲筐子里。


 


“小兔崽子你给我过来!你是不是皮痒痒了!逗我玩儿呢!”


 


 


 


 


7.0


 


林在范恋爱了,王嘉尔恋爱了,确定关系能拉拉小手亲亲小嘴的那种,偶尔还能摸两把肖想已久的翘臀。


 


哦,王嘉尔,摸,他肖想已久的林在范的翘臀。


 


那天就是林在范一个暴怒,把人抓起来就啃了一口脸,王嘉尔就半真半假又哭又闹地从了,两个人手拉手去吃了两根草莓牛奶雪糕才回来的。


 


段宜恩跟他弟弟斑斑好不容易把那个猪头从几个榴莲上拔下来,王嘉尔就开开心心地抱走了整个猪头。


 


气得段宜恩恨不得一个榴莲甩过去,扎死林在范,但是卖鱼的虎视眈眈等着捡漏,好气哦,人家肤白貌美一身腱子肉的,怎么就总待在食物链最底端呢。


 


作为老板娘,王嘉尔想吃猪头肉可不用抠搜地半个半个买了,林在范说了,孝敬舅舅的。


 


 


8.0


 


朴珍荣对着硕大的死不瞑目的二师兄沉默半晌,手里的刀举了又举,不知从何下手。


 


冲王嘉尔招招手:“你过来,你这个猪头哪来的?”


 


“我男朋友孝敬你的!”


 


语气里全是小骄傲,眨巴着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等待表扬。


 


朴珍荣深吸了两口气,心里一句mmp欲言又止,我是让你去酱货店买猪头肉,做好的猪头肉,你特么给我抱个生的猪头回来!


 


微笑,微笑,假装很慈祥的样子。


“你打个电话给你男朋友,喊他家来吃饭。”


 


 


 


9.0


 


林在范第一次见家长,就遭到了隆重的对待。


 


饭桌中央,摆放着一个硕大的猪头,熏熟了的,酱黑的色儿。


 


朴珍荣兀自端庄地笑着:“年轻人,多吃点,吃啥补啥。”


 


王嘉尔捧着小脑袋看他男人大口吃肉大碗喝酒。


 


林在范,林在范你怎么了?林在范卧槽你这是撑死了吗!


 


还剩口气儿吧......


 


反正从此有个观念根深蒂固:王嘉尔的舅舅惹不得,拍马屁也拍不得,你不晓得这匹马的屁股在哪儿啊!


 


 


 


 


10.0


 


肉贩子生意还是很好,但是最近有点郁闷。


 


他的小男朋友太喜欢吃榴莲了,他几乎以一己之力养活了卖榴莲的一家子。


 


卖榴莲的两兄弟每天看见他,就跟看见金主爸爸一样两眼放光,然后他的小男朋友还吃醋。


 


有个小本本,专门用来记,他跟卖榴莲的一二三事。


 


他的小男朋友似乎对打情骂俏,卿卿我我这几个词有什么误解。


 


卖鱼的似乎也对鱼有什么误解,他每天都进一盆翻肚皮的鱼,然后收摊以后绕着菜市场周围的所有小区去喂流浪猫。


 


王嘉尔曾经颇为担心这小子迟早赔得底裤都没了,后来看见人家开了一辆骚粉的玛莎拉蒂以后,emmm,狠狠捶了林在范一顿。


 


“早知道去泡卖鱼的了!”


 


“又皮痒了是不是!”


 


小尾巴被肉贩子扔上了床,从头到尾又狠狠地疼爱了一遍。


 


小尾巴总是故意挑衅,要么说肉贩子跟卖榴莲的不清不楚,要么说自己喜欢卖鱼的傻小子。


 


这样肉贩子就会格外卖力,英勇,嗯,你懂的,那方面。


 


这叫情趣,你不懂吧?


 


所以你泡不到肉贩子,也泡不到卖榴莲的兄弟俩,卖鱼的也不喜欢你,更不要说朴舅舅跟卖土豆的了!

糖蒜少女小欣欣:

Pick偶练的麻烦取关一下我


对不起


我们相性不合


别互相添堵了

溪葫:

其实希望你能够工作少一点,行程少一点,休息的时间多一点,
能够不那么疲惫,笑容能够更轻松一点,
但是你是明星啊,行程多证明你是受欢迎的啊,
而且你是在为你的梦想努力吧,
你在做着能让自己开心快乐的事吧,
那就加油好了,做你想做的,就只默默支持你就好,
反正作为粉丝其他的也做不了,
只要你和你最在乎的家人能开心,健康就好了呀。
生日快乐,很高兴认识你,我最爱的少年🎂